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都市情感

家人的情人节版

2022-09-24

家人的情人节版

作者:insesta(殷伊文)

刚刚过了春节,单位还笼罩在过节后的喜悦中,刚刚上班,就又迎来了伟大

的节日——Valentine’s Day。

一整天都看不到老闆,我们自然也就轻松,开着这样或者那样的玩笑,会计

的刘姐还在取笑我:「又要过一个人的情人节了。」我微微地笑笑,不置可否。

下午三点的时候,我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我打开短信,是表妹陈菲儿发

的:「下班来接我!」小丫头放假在家一定是无聊了,等着我带她出去玩。也是

正好,反正我也沒有女朋友。

我走到楼梯的拐角,拨通姑姑王敏的电话:「姑姑,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听到我的声音,姑姑王敏一如既往的热情,道:「我一个孤家寡人,有什么

安排!说吧,什么事」

姑姑离婚三年多了,一直是一个人。我开玩笑道:「今天是情人节,我姑姑

那么漂亮,不知道有多少人送花呢吧!」

姑姑爽朗地笑道:「臭小子!你姑姑也敢逗,我在店里呢!快说什么事」

我道:「也沒什么事,过年买了那么多东西都沒有吃完,想让你和菲儿到我

家吃饭。」

姑姑笑道:「你家东西还沒吃完呢啊行,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

「先斩后奏」后,我才给父亲打电话,说姑姑和菲儿要到家吃饭,爸爸似乎

有些不高兴,但是也沒有说什么。

终于熬到下班,坐公交到了姑姑家,菲儿还在玩着QQ游戏,真不知道QQ

害了多少青少年,菲儿开学就是初二下学期了,依然不能安心学习。

我给姑姑打了电话,说是在她家。过了有二十多分钟,姑姑打电话,说她到

了楼下,我和菲儿下了楼,非常喜欢姑姑的红色马自达6,姑姑也知道,让出了

驾驶的位置。

到家,是父亲开的门,妈妈在厨房忙活着,菲儿直接奔着书房的电脑去了,

姑姑也到厨房帮忙,我和爸爸在客厅看着电视,爸爸抽着烟,从脸上看,依然有

些不高兴。

我小声地问道:「老爷子,怎么不高兴」

父亲道:「沒事!」

我道:「別鬧了,都写脸上了!怎么了」

父亲看了眼厨房,也是小声地对我,道:「你小子净坏我的好事!」

我道:「老爷子啥好事啊」

父亲道:「今天是情人节,你不知道我和春力都说好了,今天我去他家,

他上咱家,你看看你,让你姑和菲儿来了,这怎么弄」

原来是这样啊!春力是和爸爸一个物理组的老师,妻子狄凤琴是公务员,两

个人三十多岁,孩子送到父母处抚养。春力和爸爸说好了,是要在情人节换妻。

我笑道:「那有什么啊,你就打电话让他们夫妻过来呗!大家一起不也挺好

吗」

父亲道:「都是家人,来俩外人,多不好啊!」

我笑道:「有啥不好的你给春力叔叔打电话问问,如果他们来,我就告诉

妈妈多做点饭就完了!」

爸爸似乎动心了,到卧室打电话去了,不多时,父亲走了出来,对我点了点

头,我走到厨房,告诉妈妈,春力叔叔和狄凤琴婶子也要过来。我刚说完,妈妈

就明白了,白了我一眼;姑姑不知道怎么回事,问妈妈,妈妈小声的把事情和姑

姑说了,姑姑爽朗地笑了,看来,姑姑是沒有意见。

我也是一时兴起,偷偷地走到了阳台,打了两个电话。

饭菜马上要好了的时候,春力叔叔和狄凤琴婶子来了,带了两瓶红酒,简单

的客套了一番,放了餐桌,大家围坐,热热鬧鬧地吃了一顿饭,他们带的两瓶红

酒全部喝光了,红酒也是春力叔叔过去的学生送的,是真的外国的酒,很不错。

吃完饭后,妈妈和姑姑到厨房收拾,父亲陪着春力和狄凤琴在客厅,菲儿还

忙着她的QQ农场,跑到了书房,关上了门,我也跟了进去。

看我进来,菲儿忙让我关上门,我看到菲儿实际是在用外挂,不需要守候,

她熟练地打开QQ播放器,这个播放器有继续播放功能,原来菲儿正在看我下载

的A片,是日本乱伦的片,爷爷和孙女的性爱。虽然有我在,菲儿满不在乎,看

得津津有味。

我笑道:「怎么了想外公了看老头的片」

菲儿道:「想也沒有用啊!外公回老家,和大伯过年了。」

我过去,把手伸到菲儿的衣服里,揉搓着她的乳房,菲儿有着姑姑的传统,

年纪虽然不大,但是乳房已经不小,我道:「我的鸡巴不比你外公的好啊!」

菲儿白了我一眼,酸熘熘地道:「人家是外公开的苞嘛!怎么说都有感情!

也不知道外公在幹什么!」

我笑道:「幹什么幹穴呗!」

我的手向下,菲儿的阴毛不多,她的下体已经非常潮湿。我轻轻揉着菲儿的

阴蒂,道:「外公不在,哥哥在,哥哥满足你!」说着,双唇压在她的双唇上,

菲儿伸出了舌头,回应着我的吻。

我和菲儿亲吻了一会儿,我有些着急,菲儿的裤腰有些紧,我揉搓她的阴蒂

很费力,菲儿似乎也不盡兴。我们分开,我和她都脱光了衣服,将电脑前的转椅

转过来,她跪在椅子上,手把着靠背,背对着我,我从后面扶着阴茎插入了菲儿

的小穴,随即抽动着。

电脑里,爷爷肏着孙女;电脑外,我肏着表妹。

菲儿的下体非常敏感,也许是因为青春的原因,我粗大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

只抽动了几十下,就感觉菲儿的阴道有水往出流。我一边抽动,一边开玩笑道:

「菲儿,你是让我肏得淌水,还是看人家爷爷肏孙女淌水啊」

菲儿道:「都有!」

我道:「要不你给外公打个电话吧看看他幹什么呢!」不等菲儿回答,我

从菲儿身体里抽出了阴茎,从地上的衣服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爷爷的电话,

但是电话却无人接听。菲儿扭着头,用那种渴望的眼神看着我,我再次拨通了爷

爷的电话,还是沒有人接听。我又重拨,这次爷爷终于接听了,我把电话递给了

菲儿,但是我按了免提键。

菲儿有些激动,道:「外公!我是菲儿!」

爷爷还沒有说话,电话里已经隐隐传来女人叫床和肉体撞击的声音,显然电

话的那头也忙着呢!爷爷听到是菲儿,道:「菲儿啊,什么事」

菲儿听到电话里的声音,道:「外公,你幹什么呢这么大声!」

爷爷似乎有些不好回答,犹豫了一下,含煳地道:「你大舅和你大舅妈俩幹

事儿呢!」

菲儿当然不相信,道:「才不是呢!」

爷爷尴尬地干笑两声,道:「是你志权哥和你大舅妈俩!」

菲儿道:「还有呢」

爷爷继续道:「你大舅和你丽丽姐也幹呢!」

菲儿依然不甘心,道:「外公你幹什么呢」

爷爷停了一下,道:「你志权哥搞对象了,我帮你志权哥把把关!」

不用说,志权哥的对象韩芳,现在一定是和爷爷在一起了。光知道志权哥搞

对象了,今年五一结婚,现在爷爷还要把关啊!看那一大家子,我听了都兴奋,

手扶着阴茎,在菲儿的阴道口沾了些水,轻轻扒开她的肛门,慢慢地插了进去。

菲儿的肛门不是经常被肏,所以,接受我的大鸡巴有些吃力,忍不住轻声叫

了下,爷爷听到了这声音,道:「菲儿,你怎么了」

菲儿有些赌气地道:「志斌哥用他的大鸡巴肏我屁眼呢!」说完,挂断了电

话。

菲儿的屁眼果然很紧,我的阴茎插进去还是有些吃力,菲儿受了刚才的事情

的影响,有些心不在焉。我知道,菲儿这孩子很怪,最喜欢的就两个人,一个是

外公,一个是我爸爸,因为这两个人是最疼爱她的。

我抽动了十几下,觉得有些无趣,毕竟,我认为性爱就是双方投入的过程。

我抽出了阴茎,穿上内裤,从书房走了出去。

客厅了只有妈妈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我问了一句:「妈,春力叔

叔他们走了」

妈妈用手里的遥控器指了一下卧室的方向,我看到卧室的门关着,情况不言

自明。我笑着走到妈妈旁边坐下,双手用力揉搓着妈妈的巨乳,道:「爸爸太沒

有良心了,怎么这么冷落妈妈呢!」

妈妈早就动情,道:「还是儿子好啊!你爸那老傢伙指不上!」因为还是春节期间,暖气烧得特別好,室内都在二十多度,妈妈本来就穿着

一个衬衣衬裤,既然已经动情,就不需要那些东西了。我帮助妈妈快速地脱了衬

衣衬裤,妈妈戴着胸罩,可是下面却沒有穿内裤,显然也是为了晚上方便。和自

己的妈妈不需要客气,我从12岁就开始和妈妈做爱了。

当妈妈赤裸后,我脱下了裤衩,分开妈妈的两条粗腿,直接将我的阴茎插入

了妈妈的骚穴里,双手按着妈妈的乳房,开始抽动起来。

妈妈的阴道对我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尤其是我十五岁以后,我肏妈妈的

次数要远远高于我的父亲,虽然妈妈也经常被邻居啊、朋友啊,或者其他人肏,

但是从我十五岁后,妈妈共流产三次,都是我的功劳,我曾经幼稚的想过让妈妈

给我生个孩子,但是妈妈拒绝了。

记得十七岁的时候,妈妈再次怀孕,我坚持让妈妈把孩子生下来,但妈妈还

是吃了药,流产了。我非常生妈妈的气,在同学也是邻居赵宏家住了两个星期,

每天都和赵宏肏他的妈妈张彩云,妈妈知道我不喜欢张彩云那样骨架大但是很瘦

的老娘们,但我还是每天都肏。不过后来和妈妈和好了以后,赵宏也在我家住了

两个星期,每天晚上都肏我妈妈。

妈妈年纪大了,除了腰部有了些赘肉,风韵依然不减,还是很多人渴望的对

象,其中就包括我,当我的阴茎在妈妈阴道里抽动的时候,我有种由衷的满足。

我在妈妈的阴道里抽动了有二十分钟,妈妈阴道的水都快流到沙发上了,我

拉着妈妈到了地板上,让妈妈像小狗一样趴在地板上,我手扶着阴茎,慢慢地插

入妈妈的屁眼。妈妈的屁眼可不像菲儿的屁眼那么稚嫩,妈妈过了45岁以后,

她的屁眼接待阴茎的次数要比阴道多,因为爸爸更加喜欢肏妈妈的屁眼。

我插入妈妈的屁眼,身子骑在妈妈的身上,挥手拍了妈妈的肥大的屁股,像

个将军一样道:「架!目标卧室!」妈妈很听话,慢慢地向卧室爬,我的身体也

随着妈妈向卧室移动,阴茎在妈妈的屁眼里轻轻的抽动。

妈妈一边呻吟,一边爬了足有五分钟,我们才爬到卧室。我伸手打开了门,

卧室的双人床上躺着两叠人,为什么是两叠呢父亲躺在床上,狄凤琴坐在爸爸

的身上,两个人的下体连在了一起;爸爸的旁边躺着姑姑,春力躺在姑姑身上,

两个人颠倒着,正在69。姑姑的屁股距离爸爸不远,爸爸还伸手抚摸着姑姑雪

白的屁股。

狄凤琴和妈妈很像,大胸部、大屁股,只是妈妈比她大十几岁,她在父亲的

身体上起伏,一对大胸部跳动着。我忍不住从妈妈的身上下来,跳到了床上,走

到了父亲身边,将阴茎插入了狄凤琴的嘴里,狄凤琴毫不犹豫地含在了嘴里,套

动了几下,又吐了出来,道:「都是你妈的骚屄味!」我哪里由着她,一搬她的

头,将阴茎又插入她的嘴里,像肏骚屄一样抽动着。

妈妈从地板上起来,站在床边,春力看到了妈妈,他显然沒有忘记今天的目

的,看着妈妈,妈妈也看着他。春力非常喜欢我妈妈,虽然他只是妈妈喜欢的一

个,为什么说他是妈妈喜欢的一个呢因为妈妈还是最爱我的爸爸和我的。对于

这一点,我还是深信不疑的。

春力想到妈妈身边,但是他现在躺在姑姑身上,如果就这样起来到了妈妈身

边,似乎对姑姑有些不尊重。我看了,不想让妈妈过于为难,就从狄凤琴的嘴里

抽出阴茎,去到了姑姑的下体。

春力非常感谢我能在这个时候来解围,从姑姑的身上起来,下了床,站在床

边,妈妈马上弯下腰,将春力满是姑姑口水的阴茎含在了嘴里;而我,将姑姑的

双腿扛在双肩上,粗大的阴茎直接插入姑姑的阴道。

姑姑的阴道要比妈妈的紧一些,但是肉更多,因为春力的口交,姑姑的阴道

里已经有很多的淫水和春力的口水,所以我插起来也不十分费力。由于姑姑的双

腿搁在我肩头上,她的屁股擡得很高,我的阴茎可以深深的插入到姑姑的阴道,

我双手撑着床,开始重重的打桩工作。

好像这个时候才恢復了「正常」,父亲和母亲都有了自己的「情人」,好像

他们之前计划的一样。狄凤琴在父亲的身上起伏,妈妈给春力口交,春力也抚摸

着妈妈的乳房,我一边在姑姑的阴道里抽动,一边看着父母的快乐生活。

姑姑好像想起了什么,她叫我停下来,表示要去看看菲儿,我只有从姑姑的

身上起来。姑姑下了床,走了出去,双人床空出了位置,妈妈和春力也上了床,

春力像爸爸的样子躺了下来,妈妈对我笑了笑,骑上春力的身体,一手扶着春力

的阴茎,对着自己的阴道慢慢地坐了下去。

虽然很熟悉,但是妈妈坐得还是很慢、很小心,直到将春力的阴茎全部纳入

身体后,春力伸手握妈妈那对已经有些下坠的乳房,妈妈才开始摇动身体,用阴

道套动着春力的阴茎。

我也上了床,走到妈妈的身后,妈妈知道我要幹什么,先停下了动作,身体

向前倾着,让屁眼向上,我扶着阴茎,对着妈妈的屁眼插了进去,当阴茎完全插

入后,我几乎可以感觉到春力阴茎的存在。当我的阴茎全部插入后,妈妈似乎也

非常满足,开始摇动身体,让春力的阴茎可以在她的阴道里抽动,而我在后面抽

动,让自己的阴茎可以在妈妈的屁眼里抽插。

我抽动了有几十下,从妈妈的屁眼拔出阴茎,到了狄凤琴的身后,推了下她

的身体,希望她把屁眼露出来,沒有想到,爸爸的阴茎就是插在她的屁眼里,原

来,她一直在用屁眼套动爸爸的阴茎。

我也是有些「恶作剧」的心理,手扶着阴茎贴着爸爸的阴茎,也硬塞到狄凤

琴的屁眼里。狄凤琴好像非常吃力,我的已经也只插进去一半,简单的抽动了两

下,完全沒有AV中表现得那么刺激,而且阴茎磨在爸爸的阴茎上,有些干涩的

痛,我就将阴茎抽了出来,狄凤琴似乎也怕我再次进入,忙把爸爸的阴茎从她的

屁眼「吐」了出来,塞进了她的阴道,我从后面插入了狄凤琴的屁眼。

在狄凤琴的屁眼抽动十几下,再回到妈妈的屁眼里抽动,交换了两次,来来

回回的三明治做爱,狄凤琴和妈妈都在享受着性爱的快乐,可是两个男人开始不

满足了,春力已经将妈妈放在床上,在妈妈上面自己掌握着主动,快速地抽动阴

茎,希望把身体的所有精力都发洩到妈妈身上。而爸爸也将狄凤琴放在床上,开

始了打桩的工作,卧室里,高高低低传着妈妈和狄凤琴的呻吟声。

显然,我是多馀的,既然父母过着自己的情人节,我又何必破坏了他们的好

事我从床上下来,走出了卧室。

我们一家的情人节!每个人的情人节!爱的情人节!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