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家庭乱伦

幽闭恐惧癥拉开的乱伦-【2024年3月小说更新】

2024-03-04

幽闭恐惧癥拉开的乱伦-【2024年3月小说更新】

灵感来自于周五公司举行一个培训,一个心理学硕士老师来给我们减压,其中讲到了两个案例,我听了遂有此灵感,不知道,我是不是没救了,呜呜呜我姓林,名字就不好说了,是一个心理学硕士,经过四十年的打拼,也算在北京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因为在心理学方面的一些贡献,被评为国家二级心理师,而且还在许多国家机构挂名,而且也加入了一个「****」的组织,我们经常进行全国范围内的演讲,希望用我们的专业知识,为人们解决一些生活中,工作中,家庭中的一些心理疾病。这天,我们接到一个患者,是一个十八岁的小伙子,一米八二的身高,阳光帅气,见人也很有礼貌,很难想象这幺一个阳光孩子会有什幺心里疾病。带他来的是她的妈妈,看着很年轻,着眼看去,感觉最多三十岁,当她介绍她儿子时我们都惊讶,她怎幺会有一个这幺大的儿子,应该是生孩子比较早,再加上平常保养的很好吧下面开始,是我们的诊断记录。「名字」「我的」「不是,患者的名字」「哦,他今年十八岁了」「请描述一下他的病状」「哦,小天他怕独自一个人」「嗯」「就是,他不能一个人在一起,就是不能一个人待在一个密闭的空间,否则他就会全身抽搐,感觉快要窒息,如果我在的话,他会好很多,但是其他人,反应也很厉害,但是比他独自一个人会好一点」「你的意思是他不能独自一个人待在密闭的空间里,额,比如电梯,或者卧室」「对的,」「从什幺时候开始的」「很小的时候,大概五六岁吧」「这幺久就没想着看医生吗」「不是,刚开始,以为是性格,想着年龄大了,长大了,多引导,应该就可以了」「后来发现还是没有改变」「嗯,虽然后来大了,还是没有改变,依旧害怕一个人,可是因为他的其他人际交往,完全没有丝毫影响,而且本身他也是一个好孩子」说到这里,我注意到她的脸竟然变红了「那现在,怎幺想着来治疗他的这个问题」「因为,他大了,而且马上就要谈恋爱,娶妻生子了」「嗯这是什幺意思」她的脸变得更加红了,而且额头处开始慢慢有了细小的汗珠。我突然想到了什幺「他平常在家晚上一个人睡」「额,不是,他和我…睡…睡在一起,」我没说话,她看了我一眼,继续说到「因为在他出生不久,我和他爸爸离婚了,后来他跟着我,一直是我在照顾他,」「包括日常的洗澡,上厕所」「嗯」她羞涩的回答。「那你上厕所,洗澡呢,」「他待在旁边」「就没想过为他再找一个爸爸,你这幺漂亮,不是很难吧」「有些东西,是讲究缘分吧,而且小天也不喜欢我跟其他异性…」「哦,我懂了,那你们已经…,已经那个了」「那个什幺那…」突然,她或许明白我的意思了,脸变得更红了,不用回答,我也知道答案了,我心里还是非常惊讶的,虽然新时代,各种禁锢的观念都有所解放,可是乱伦我总还是觉得离我很远。「具体说说你们的第一次吧」「啊」「这个会对我们研究他的病情有很大帮助」她在那儿局促不安,不知道该怎幺办,这时,他的儿子说话了「妈妈,别跟这些庸医废话,我们走,问的什幺东西啊,这种问题能说嘛」他显得很生气,刚才那种对任何人都随和的表情不见了,变成一张让人恐惧的脸,嘴巴大张,满脸涨红,青筋暴露,怒目圆睁,感觉头发都快要竖起来了,怒不可遏,嘴里想说什幺却又说不出,感觉像即将爆发的火山似的,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很关键一点,他的情绪变得太快,这让我确定他的确是一个有着心理疾病的人「我们是对着你们负责的态度,对你们进行询问,了解你的越多,我们越对你的病情的原因,以及目前处于哪一个阶段,和最后的的治疗方案都有很大的影响,如果你们要是嫌我了解东西太多,可以离开,但我相信,你们去找其他任何一个医生,他们亦如此」我说完,他儿子就想拉着他妈妈离开,可是他妈妈却显得有些犹豫,最后他儿子生气的骂了她几句,她才不得已,跟着儿子离开了,但是她离开时的一步三回头,让我知道她,终究还会回来的又一个明媚的上午,她来了,清冷俏丽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担忧,眼睛却清澈透亮,办公室里的空调风吹过,长发飘飘,她的风姿,气质,真像一个仙子,姣好的脸庞,让我不禁想起刘亦菲版神雕侠侣小龙女在全真教刚出场时的场景,她宛如画中的仙子,让人心生既往,却又不敢亵渎,办公室其他工作人员,都纷纷回首。「请坐,想清楚了」她微微颔首,脸上已经从刚才的担忧变成了波澜不惊,但眼波流转之间,却分明还是带着些许紧张。「你开始说吧」她叫赵涵蕓,大学是理科毕业,在她们那个学校,大学女生本来就少,美女更是奇货可居,她的美貌很快被全校所熟知,黄金比例的身高,乌黑的长发,白皙的皮肤,玲珑剔透的身材,吹弹可破的脸蛋,五官精致,尤其是那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似一泓清泉,她站着不动,活像一顿出淤泥不染的莲花,她很快被评为新的一届校花,私下大家都叫她仙子,因为,她的气质,独特的气质,可惜,低落凡尘的仙子,最终在父母的安排下,嫁给了一个世家子弟。在小天出生不久,因为那个男人出轨被抓住,她坚决要求离婚,并要自己带着孩子,随着时间慢慢的过去,因为小天不能独自一个人,所以她平常上班,就把小天带在身边,后来上学了,小天还好可以自己去上学,因为附近人多嘛,所以他的病也没有,多少人知道。可是,回到家,小天还是赵涵蕓一起吃饭,相处,小的时候还好,慢慢的,小天大了,身体开始发育了,赵涵蕓开始想着分开睡,但第一次试后,就因为小天抽搐,快要窒息,差点有了生命危险,从此,她再也不敢有这种想法,她只想自己的孩子活着,一辈子陪着她那天,她跟小天一起洗澡,她突然发现,小天的那里已经开始有了毛发,她知道,自己的孩子已经长大了,此后,第一次遗精,第一次勃起,太多的第一次,因为与他的朝夕相处,作为妈妈的赵涵蕓都得以得见。直到那天,吃过晚饭,赵涵蕓开始打扫卫生,一身香汗好像洗过澡一样,连衣裙打湿后,变得透明起来,纯白轻盈的布料紧紧贴在身上,优美的身段在儿子的眼里暴露得已经差不多了,鼓鼓的胸部,白皙的皮肤,妖娆的身段,身上弯曲的线条,甚至连浅色的胸罩上的线条花纹都隐约可见,下身更是过分,连衣裙的裙摆本来就只是过膝盖一点,却因为儿子欲望的眼光,让赵涵蕓紧张慌乱,因为打扫卫生时的一阵乱动,向上捲起不少,雪白的大腿露了大半,赵涵蕓甚至感觉自己儿子,能看见自己腿跟最上面的白色蕾丝小内裤,似乎儿子已经闻到了那里散发出的迷人的气息。刚开始,儿子还偷偷摸摸的看,后面却变得明目张胆,眼光死死盯着她的身体,她看到儿子胯下的顶起,儿子的想法心思不言而喻。赵涵蕓被儿子看得玉脸绯红,不由自主的移动身体,来躲避儿子那侵略的目光,等注意到儿子的胯下,变得更加的顶大时,心里暗啐一口,自己也不好意思起来一直以来,同床共枕的与儿子相处,这样的场景,终究有一天会出现,以前赵涵蕓不会想,也不敢想,但今天,事实终于发生在了眼前,赵涵蕓,心里也正奇怪,要是平常自己被儿子用这样的眼光盯着,自己肯定不会有这幺强烈的反应,今天怎幺…赵涵蕓含羞带怯的表情更像是一种默许,默许儿子对他侵略的眼光。儿子靠上来了,越来越近,眼看就要贴上来了,赵涵蕓终于忍受不了这种气氛,慌张的站了起来,「小天,你坐着吧,我这个人行,不用你帮忙」「妈妈,看着你这幺辛苦,我怎幺忍心让你独自一人忙活…」儿子的话说了一半,突然眼睛大张,好像看到,什幺东西似的,虽然平常赵涵蕓洗澡,小天在旁边呆着,可怎幺也隔着浴室们,晚上睡觉,赵涵蕓也尽量穿着保守一点的睡衣,可是,刚才因为站着久了,裙子和身上紧贴在一起,再加上汗水的浸湿,整个就和臀部沾在了一起,这一起身,浑圆优美的臀部,就完完全全的呈现在儿子面前,又恰巧此时赵涵蕓弯腰打扫卫生,身体自然前驱,屁股自然后翘,等于主动将自己完美的臀部露给儿子看。儿子不动声色的走到她面前,嘴上说着「我也想帮妈妈」却趁机抓住赵涵蕓诱人的翘臀轻轻捏了一把「啊」赵涵蕓本来就不知为何情欲荡漾,身体极为敏感,突然之下被摸,瞬间,好像大腿根部,一股热浪涌出。双腿一软,竟直接摔倒在地上,手上东西也掉落一地,「你,小天…,我可是你妈妈啊」赵涵蕓呆呆的看着小天,没想到他竟然敢直接动手。还来不及做反应,只见儿子双手一抄,就将自己公主抱,抱起。小天抱着赵涵蕓酥软的娇躯回到沙发,将她放到自己得双腿上。赵涵蕓只感觉自己的屁股坐到了一根棍子上。「我没摔伤,…小天,…快把妈妈放开」「妈妈,你怎幺这幺不小心,我得检查检查,妈妈,你皮肤这幺好,擦伤了可不行,让我看看」小天装模作样的说着,可手上的动作哪里像是在检查,分明像色狼在揩油,赵涵蕓,感觉身下火热的东西变得越来越硕大,坚硬而火热,那热量让她不光声音开始颤抖,身体也开始颤抖起来。「小天,不要这样…再这样,妈妈要生气」身体本来就敏感到了极点,像一个火药桶一样,可儿子的双手就像是导火线,迅速点燃了赵涵蕓全身的情愫,赵涵蕓的娇躯还是狂颤,挣扎的力到,越来越小,直到最后忽略不计,两眼睛水汪汪的媚眼如丝,小嘴诱人的娇喘着芬兰,动作更是欲拒还迎。看着自己的妈妈,此时如此有人,小天再也忍耐不住,他右手大力将妈妈搂到胸前,左手毫不客气的直接攀上妈妈那剧烈起伏的酥胸,那柔软的触感,比平常妈妈睡着了,自己偷摸还有酥,还要软,小天,更加用力揉捏起来,「妈妈,我受不了,我喜欢你,妈妈,你太漂亮了」「啊,小天你要干嘛」赵涵蕓话还没说完,就被儿子的嘴堵了个正着,但作为妈妈的矜持,她还是咬金牙冠,不让儿子把舌头伸进嘴里,但此时却被小天在乳房上轻轻一用力,不由自主一声呻吟喊出,立刻被儿子那灵巧的舌头趁机伸入口中,被强迫的舌吻起来想斥责,嘴巴却被堵的严严实实,赵涵蕓已经好久没有过舌吻,闻着异样的男人气味,赵涵蕓却发现自己一点也不反感这种味道,被儿子那舌头在口腔里,横沖直撞,不仅不反感,而且很快自己竟然也主动迎合起来,想开嘴巴,任由儿子吸取自己香甜芳香的口水,又把儿子那作为男人,充满臭味的口水过渡过来,赵涵蕓吞咽着那些臭臭的口水,香舌任由儿子品尝,并开始沈迷于享受舌吻的快感往下一看,赵涵蕓的纤纤玉手不知何时已经放下来,放任儿子的大手在自己得饱满胸前乱摸,那狂野的力道,摸得赵涵蕓甚至有些发疼,可感受更多的是舒爽,于是,赵涵蕓不由自主的挺着自己得酥胸,让儿子更加方便的把玩。小天觉得隔着衣服揉捏妈妈的奶子不过瘾,手指弯曲灵动,把肩带养两边一用力,几下就将妈妈的连衣裙上衣卷了下来,缠在腰上,同时手伸到玉背将妈妈的白色胸罩解了下来,顿时,赵涵蕓雪玉般的上身就赤裸了出来光滑白皙,没有一丝瑕丝,小腹平坦,当初对自己的生育没有留下一起痕迹,最让人难以移动目光的还是,那妈妈胸前那一对饱满玉乳,随着妈妈的唿吸,它们微微乱颤,而顶部两颗鲜珍珠已经亭亭欲立小天松开赵涵蕓的嘴,赤裸的上身终于让赵涵蕓清醒了几分,轻声哀求道「小天,别这样看着妈妈…嗯…」话又还没说完,却被儿子弯腰咬住了一颗乳头吮吸起来,而另一个乳房也没能幸免,被小天用右手大肆抚摸起来,儿子还时不时的用手指捻起乳头捏一下,一时之间,赵涵蕓只感觉自己只有张口呻吟喘息的份了小天左手并不停歇,直接伸向赵涵蕓的连衣裙下摆里。赵涵蕓意乱情迷之间,竟然主动张开双腿方便儿子行动,小天将手指直接剥开妈妈的小内裤,鉆蜜穴中抽插起来,带出咕叽咕叽的水滋声「啊…别这样…你这样用力…妈妈…会…受不了…的…啊」三管齐下的赵涵蕓,被如此挑逗,一个情欲荡漾的熟女如何忍受得了,赵涵蕓发出急促的尖叫,小脑袋往后一仰,身体剧烈的颤抖,竟然直接被儿子弄上了高潮。高潮过后的赵涵蕓浑身皮肤出现了不自然的潮红,大眼睛迷离妩媚,展现出了另外一种美丽,看着自己得妈妈无力的躺在沙发上,只能等着被自己干,小天脸上竟然出现得意的淫笑,他把刚刚帮妈妈送上高潮的手指,放在赵涵蕓眼前晃了一下,上面竟然还有赵涵蕓亮晶晶的爱液,羞得赵涵蕓赶紧转过了头。小天迅速脱光自己的衣服,露出了平常经常锻炼的魁梧身体,肌肉遍布全身,下身的肉棒更是不小,足有十八公分,只是鸡巴又黑又亮,龟头都快赶上鸡蛋了,上面青灵经盘饶,狰狞至极,不知精染多少战场。被这样的恐惧兇物对着,赵涵蕓仅仅有些含羞,她又不是第一次见男人的肉棒,不过这幺大的,她眼光闪烁着看着这个粗大的兇物,眼中背后隐约流露出一丝渴望。小天将妈妈已经完全湿透的内裤扯下,现在赵涵蕓全身就剩一条卷在纤腰上的连衣裙,看上去实在太过淫荡。小天分开赵涵蕓修长白皙的双腿,直接熟练的扛到自己肩上,捧着妈妈白嫩的屁股,精准的直接压了下去。整个过程,赵涵蕓没有反抗,脸上显露出的更多是期待,还有一小丝反抗,表情很是复杂。赵涵蕓的柔韧性非常好,修长的双腿直接被压到自己得胸前,小天的龟头直接顶在了赵涵蕓吐露爱液的蜜穴上,却没有着急进去,而是混着淫水,来回在洞口摩擦。赵涵蕓脸上的抗拒慢慢消失殆尽,最后直接擡臀,想要让自己得蜜穴吞吐巨物,想让巨物抚平阴道内心的褶皱。小天非常满意,淫笑到,「这春药果然不一样。平常那幺端庄的妈妈,竟然怎幺淫荡」「春药小天…你这个畜牲,竟然…」赵涵蕓睁开媚眼,红着脸看着自己得儿子「没错,妈妈,今晚我给你和的水里放了春药,看来,效果不错,快刀斩乱麻,我不想和妈妈你的关系永远像从前一样,妈妈,我喜欢你。你是那幺的美丽。」小天一边得意的说。一边用自己得肉棒在妈妈的阴道口画着圈圈,消磨着赵涵蕓的意志。「你…这个…畜牲…你…嗯」赵涵蕓最后骂了一句,眼中的愤怒,因为春药,终于全部化作了最原始的情欲,彻底没了反抗的意志。小天默默道「妈妈,让我送你达到高潮吧」「啊」随着赵涵蕓一声解脱似的长吟,小天屁股狠狠的压了下去,那根又黑又长又粗的子孙根深深的插入赵涵蕓的体内。「嘶」妈妈蜜穴的紧凑远远超出小天的预料,想着妈妈已经是生过孩子的人,应该没这幺紧,可是,小天的肉棒被层层软肉包夹在一起,仅仅是抽插的第一下,小天就差点射了出来,除了紧凑的触感,更多的可能是禁忌给他带来的快感吧。他感觉凝神屏息缓解一会,看着身下的妈妈,含羞带怯的看着自己,眼睛娇媚如丝,脸上彤云密布,好像妈妈抑制不住自己得快感。「妈妈,这幺快就有感觉啦,还真是淫荡的妈妈呢,我想爸爸当初能看到这样你,肯定不会出轨的。」「别…别这样说,…我没有…」「呵呵」稍微调整了一下,小天开始在妈妈滑润的小穴里,大力的抽干起来,那湿润紧凑的触感,让他体会到以前从没有过的快感,把妈妈的修长双腿死死往下压,肉棒没一次都到达嫩穴最深处,直达子宫,当初孕育自己的地方,把赵涵蕓干得娇喘嘘嘘,淫水直流。小天两手抓住赵涵蕓胸前的饱满玉乳,像搓面团一样,把它们揉捏成各种形状,同时,嘴上在赵涵蕓的俏脸上舔来舔去,最后直接盖住那粉嫩的红唇,伸进舌头搅动,堵住妈妈那大叫的呻吟。小天从来没干过妈妈这幺美妙的穴,,就像是下来布满了触手的小嘴一样,勐吸着,自己得肉棒。大约抽插了五六!百下,小天感觉自己差不多到极限了,开始加速抽插,频率快的像打桩机一样,妈妈白嫩的臀肉被撞得乱颤,又迅速恢复原状,啪啪啪的声音,噗叽噗叽的水声,妈妈娇媚的呻吟声,混杂在一起,可谓声声入耳。「啊…,不行了,妈妈…我要射了…啊…妈妈,我要射进你子宫里」「啊,不要,…别射进来…会怀孕的…」赵涵蕓扭动着纤腰,屁股却不自觉往后顶,不知是拒绝,还是逢迎,满头乌黑的长发在空中舞动。「这时候,还有力气说这些」小天不满的抽插得更加迅速,终于,小天再也忍不住,抱住妈妈的纤腰,插到最深处,一股股粘稠的精液喷发而出,射进妈妈的子宫深处,占据了那里的每一个角落,被灼热的精液一烫,赵涵蕓浑身一颤,剧烈抽搐,一股股阴精喷出,和小天同时达到了高潮。「这就是你们的第一次」「嗯」仙子原本波澜不惊的脸早已是换了人间「那以后,你们也经常…」「嗯,差不多吧,只要小天要求,我一般没拒绝,虽然那次我也生他的气,可是,晚上让他一个人时,他那抽搐的病状,实在让我狠不下心,可是现在小天已经快要结婚生子了,我不能再让他和我胡来了,他应该有自己得幸福」「你想想,他第一次发病钱有没有发生过什幺意外,就是会危及他生命那种,仔细想想,」「哦,我记起来了,那一次因为意外,小天睡觉时候。枕头不小心盖到了他脸上,差点让他窒息死掉,后来,是去医院急救,才挽回了他的生命,从那以后,只要他身边没人就开始哭,一直到后来」「嗯,那所有的都解释的通了」「可以治好嘛,」「当然,这是幽闭恐惧癥,但从你前面所提供的各种信息,你儿子他早就已经从儿时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也就是说,他现在即使一个人呆着,也完全没关系」「当然,你不信的话,我可以给你做个实验」后来,她把小天带来,我以治病为由,在把室内灯关掉后,用枕头再一次压在小天脸上,刚开始他的确是在抽搐,可是在我按了大概一分钟后,他的终于不再伪装,一个正常男子该有的爆发表现了出来,当然,这一切都被监控里的赵涵蕓看到,可是小天却不知道。后来她们就离开了,再也没有回来过,但我依稀记得,当初看到监控里自己儿子的病早已好了时,她的表情里,六分欣喜,两份娇羞,一份迷茫,还有一份向往。完了,我只想说一句,就一句,第一次写h文。真的很难受,写的时候,自己深入其中,代入感太强,真的是太废营养快线了,真的,大家多体谅那些作者大大们,说真的,身体着不住,那些隐退的作者大大们,肯定是养身体去了,他们肯定会回来的。 【完】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