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玄幻武侠

我嫁给了野人04-【2024年3月小说更新】

2024-03-01

我嫁给了野人04-【2024年3月小说更新】

洁西卡洁西卡蒙蒙胧胧张开双眼,她发觉自己处身漆黑的室外,并在别人的怀里。「大脚」洁西卡问,猜想那个将她抱在怀内的人应该是首领。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半夜将她带出来。临睡前她还特意看过他,那时他已经睡得像死去一般。不过洁西卡觉察到正被人抱向某个地方,从紧贴着她肌肤的毛发,她能感觉到他应该是部落成员之一。洁西卡不停地诅骂,今晚没有月亮,而且野人们也没有电灯,在黑暗中她也难以看得清楚。她开始在那巨人的怀里挣扎。「你要带我去哪!」她生气地问。「嘘,」声音刺耳而且不熟悉。考虑到洁西卡能认得出的最多不过是首领和伯嘉的声音,这一点也不奇怪。其他人没有一个会认真和她交谈,况且野人也算得上人数众多。她还没有弄清楚这部族究竟有多少人,不过他们肯定数目庞大,这人可能是其中一位。「放下我!」她说。「现在是半夜了,我很累。」「她很麻烦,」另一个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你不会受到伤害,请保持安静。」洁西卡从来都不那么喜欢听从别人指挥。「我说放下我!我是首领的伴侣,你不可以在半夜三更将我像一袋面粉那样抱出来。首领会杀了你们!」「首领说过如果我们让他再次当上首领、让他享有我们的女人,我们只要喜欢就可以随时随地和你交配。我看到他在晚餐前和我的女人在一起,所以现在轮到我享用他的伴侣了,」第一把声音,那个正抱着她的人说。「那是约定。」讨厌,他说得对。还有一点是洁西卡心甘情愿给他们奸淫,但她想野人是否一直只专注于约定的这部份,而不在乎她表示出任何的不快。洁西卡来到他们村庄,在这些日子里,她已经不停地吸啜他们一大班族人的阳具并给他们操,甚至当着他们的伴侣面也没有抱怨,他们大概认为她的阴户正处于开放的季节。明显现在去担心这事已经太迟了,洁西卡只希望他们能快一点完事,那么就可以回去睡觉了。抱着她的大脚野人突然将她放在地上,她跌倒在布满青苔的小捷径上。她睁着眼望向他的黑影,并努力站起来。「绑起她,」第二个声音说,语气有点拖沓。然后她被按住,无论她怎样挣扎也无济于事。她无法摆脱箝制,明显他们的力量和他们的尺寸成正比。「放开我!」洁西卡乱踢乱叫。她的双腿被抓住,她感到某种物体正捆绑着它们。感觉是一种植物,用作绳索却很柔滑,所以她想被某种树藤绑起来的。在她再次作出抱怨之前,她的身体被翻转过来,她的双手被绑在背后。那大脚野人正站在她的上方,被绑着的她在青苔径上不停扭动身体。无论洁西卡怎样挣扎,她也无法挣断树藤,最终气喘吁吁的她放弃了挣扎。她在说服自己,他们不会伤害我,他们只想操我,这也是好事。她渐渐地放松下来。「我不知道你这班家伙会对这么的变态游戏感兴趣,」她有点喘不过气来。「变态」他们其中一个问。「那意味着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变态你们仁慈地将我绑起来,你们可以对我为所欲为了。「「我们当然可以,」另一个大脚野人有点困惑地说。「那是我们的协定。」洁西卡叹了口气。「我知道,但——没关系。我们可快点吗我有点累。」「你要取悦我们,人类,」第一把声音的野人认真地说。「好,没问题,我知道。」她说,沉重的声音中带着一点嘲笑。「但我无法在黑暗中看清你们,而且现在我又被绑着,我或许需要一点帮助。」两个野人低声讨论了一会,突然再次将她抱起来。洁西卡的双脚被解开,并带到树丛之中。她站在那里,树藤分别缠住她两个脚踝,然后向两边双脚拉开。洁西卡设法合拢双腿,只不过发觉无能为力。树藤的另一端必定是绑在她两边的树干上,好让双腿保持张开。洁西卡毫无办法。她的双手仍然被绑在背后,她双腿张开,毫无抵抗地接受两个生物巨大阳具的攻击。这使她变得湿润。在此之前,她从未和爱侣玩过这类游戏。以前,有一个男人想过打她的臀部,但他最终却把一切都弄糟了。「这样还变态吗」其中一个野人问,他正在洁西卡的前面摆好姿势。她感到他巨兽般的阳具正贴着她的腹部磨弄,洁西卡身体在抖颤。「当然变态,」洁西卡喘着气回应,而另一个大脚野人正贴着她的臀部磨蹭。突然,有东西在她的阴户中推进。相对于他们的阳具这物体实在太细小了,所以她想这应该是他们的手指。手指在她的体内摸索推进,挑弄使她更加湿润,并且轻轻发出呻吟。洁西卡想搞清身处何方,如果她大叫是否会有人听到呢。手指继续在她的体内扭动和爱抚,让她拼命想挣脱将她双腿拉开的树藤。「你实在太紧了,」那感到十分惊讶的大脚野人轻声说。「我能感受到你正夹紧我的手指。」「我想试试,」另一个大脚野人说,同样也将他的手指挤了进去。他们两个用手指从不同的方向插着洁西卡,她的臀部正往下沉,喘着气淫叫。当其中一个野人按着她的阴核拨弄,在欢愉和惊喜之中,她抖颤着大叫起来。「噢,天啊,那里!」她叫喊着,扭动臀部设法引导她身后的手指。「哪里」前面的那个大脚野人好奇地问。他的另一只手指也加入其中,四处摸索。他的手压着她敏感点的左面,洁西卡呻吟着摇头。「这里」他一边问一边再次试探。这次他终于找到了,越过那窄小的入口,不停地摩弄她的敏感点。洁西卡大声地淫叫起来,然后迎来强烈的高潮。她好像从未这么快就达到高潮,但相互配合的手指仍插在阴户中,并压着阴蒂,继续将她推向顶峰。洁西卡淫叫着,绑着的身体在抖颤,野人继续紧紧地按着她的阴蒂。「她湿透了,」在她身后的大脚野人赞叹地说,紧接着响起一声吸啜的声音,洁西卡猜想他应该正在舔着他手指上属于她的淫液。「太甜美了。」洁西卡能感觉到淫水顺着她的双腿流下来,知道她的阴精已经喷射出来。这种事只发生过一两次,她都会努力让伴侣知道那是因他造成的。首先,洁西卡会担心这是会否有点怪异或令人恶心,但她和她姐姐卡路莲讨论过这事,发现这实际是给男人开发出来的性趣。当洁西卡想起她的姐姐,露出思念的微笑。她们会经常分享每一件事,甚至是她们性生活中的逸事,洁西卡有点想念她。她想知道卡路莲会怎说呢如果她知道她的妹妹现在变成这样。一根巨大的肉柱缓缓地刺入阴户中,将洁西卡从沉思中拉了出来。她的阴道壁紧紧夹着阳具,它正往前推进,她昂起头发出淫叫,唿吸变得困难。「讨厌,你实在太大了,」洁西卡变得疯狂。虽然没有大脚那样大,但也很粗。她感觉到他正往上刺进她的子宫颈,当他进入时,欲火蔓延到她的嵴髓。当洁西卡刚刚适应,身后的大脚野人就开始压进她肛门。那野人稍稍用力就插入她的体内。将洁西卡的肛门撑得比平时还要大,大脚在他们入睡前才刚享用过她的肛门。两根巨大的阴茎将她插得满满,洁西卡需要花一点时间来提醒自己如何唿吸。他们的阳具都那么的坚硬,她感到每一下的唿吸都能感受到它们的存在。在身后的野人用力地向前刺插,使洁西卡紧贴在前面的野人身上。然后插着阴户的野人又前向推进,强迫她靠回到插在肛门的阳具上。他们就这样掌握着节奏,不断推挤,两根巨兽般的阳具使她在他们之间摇摆。身后的大脚野人用双手托着她的双乳玩弄,擦弄变硬的乳头,使欲求不满的她淫叫和抽泣。前面的大脚野人推开那双手,将他的嘴靠向洁西卡的乳房。野人用嘴唇含着整个乳头,并不断在两只乳房之间游动,饥渴地吸咬。两人继续不断地刺插她,洁西卡攀向另一个美妙绝伦的性高潮。身后的生物揪着洁西卡的头发,将她的头往后拉,用鼻在她的颈部嗅探。「你享受这样,」他说,但这并不是一个提问。「照这样说。」「我……我享受!」洁西卡大叫,她怎会拒绝呢快感正让她疯狂,当他们操她时,身体的每一部份几乎都被唤醒。「你想我们一直这样操你。说。」洁西卡摇摇头,并非她不认同,这刻她已经无法唿吸着说出那话。但一下特别有力的刺插刺进肛门,证明那大脚野人并不是在开玩笑。「一直!」她尖叫起来。「天啊,一直操我!」洁西卡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正被不知是人还是猩猩的生物所支配,这种想法使欲火遍及全身。「你想要,」他认真地说。「是,是!我想要!」「好。」前面的野人发出欢愉的叫声,他正不断地吸着乳头,让他的刺插更加有力。洁西卡感到快要被撕开两半。她的双手仍然绑在背后,身后长满毛的生物紧紧抱住她,并且她无法合拢双腿。突然乳头被咬了一下,这引起连串的反应,洁西卡夹紧两支同时插在体内的巨大肉棒,在午夜之中、尖叫着迎来强烈的高潮。插在阴户中那根阳具沾满了从她的体内流出来的淫液,淫液顺着她的双腿流下来。插在肛门的阳具伴随它的拥有者一声欢快嚎叫,突然间抽搐起来,灼热的精液一股接一股浇灌着洁西卡,渗出来的乳白色精液混合着她的淫液顺着大腿流下来。当精液洁西卡的阴户涌出,另一野人也喷射出灼热的精子。他们三个都喘息着在高潮中复原,两个野人从她体内抽了出来。洁西卡突然间感到舒展和空虚。「我会带她回去,」在身后的野人首先开声,并解开洁西卡的双腕。「你可以回去了安抚首领了,如果他需要的话。」第一个野人咕哝着离开她。洁西卡听到他的脚步声渐远,他大概是走往村庄的方向。洁西卡的手腕被解开,她感激地叹了口气,摩擦着双手,大脚野人正解开了她的双腿。「你叫什么名字」她柔弱地问。「厄嘉,」他回答,手滑过污秽的大腿,解开她的另一条腿。「你叫洁西卡是吧」「对,」年轻的女人点点头。「你喜欢这样吗,洁西卡」他问,并站起将她抱在臂内。「愿意被绑着并要求说那些话吗」「当然,」洁西卡耸耸肩说。「我一直对支配和臣服感兴趣。」厄嘉一边走一边咕哝着沉思。「支配。首领支配我们每一个人。」「对,但他不会那样操我。他通常会更温柔。」「那样更好」洁西卡再次耸起双肩。「我不觉得这是好还是坏,只是不同,我认为两样都很不错。」「你会给我支配你吗」厄嘉想知道。洁西卡听到流水声,猜想他们正走向小溪。这倒是好事,她正想清洗身体。「你想吗,」她害羞地回答。「你喜欢那样做」「噢,对。」「那当然可以,为什么不可以」洁西卡还是看不清周围,但知道厄嘉正步入小溪,并让她站着,他巨大的双手正用冰泠的溪水来清洗她的双腿和胯部。「你会支配你的伴侣」她问,他正在帮她清洁。厄嘉摇摇头。「我没有伴侣,我的要求太古怪。」「这是其他女人告诉你的」「是。」「噢,我不认为你要求古怪。我在想你是否有点变态。不过支配的爱好可不错,每个人都不同,你知道吗我们都喜欢不同的事物。当我觉得自己怪诞时,我姐姐总是习惯这样对我说。」她微笑着猜想着厄嘉的性癖好。厄嘉没有说话,只是抱起她走回村庄,将她放在首领的小屋外。「我会再来找你,」他轻轻的说。「好啊,」洁西卡回答,她可完全不介意。厄嘉似乎是一个十分友善的野人,他只是喜欢追求不同的乐趣,那并没有错。她挥挥手走进了小屋,她微笑着躺在依然熟睡的首领身边。翌日早晨,她独自在小屋中醒来。通常都会如此,野人日出而作,比人类睡得少。洁西卡庆幸他们在这方面没对她有什么要求,因为她绝对不是一个早起的人。洁西卡转过身来,想起昨晚和厄嘉的经历。从来没有人在性交的时候强迫她说那样的话,大多数的家伙都想她闭嘴少出声,除了她淫叫着他们的名字。这是全新而奇异的感觉,不但臣服于别人,而且性交时还被绑起来,但她喜欢这样,那是无法抗拒的。她的伴侣——首领,好像肯定不会有兴趣这样干她,就如她告诉厄嘉那样,他总是十分的温柔。对,十分的温柔,他的阳具完全勃起来时大概有十五英寸长,但他总会停下来确保她不会受伤,并且使她能够接纳它。他就是这样的人,她因此也很喜欢他。其他野人操她的时候,好像对她是否舒服完全不感兴趣,但他们并不是在支配她,他们只是想得到发泄。她在他们所有人眼中是一个拥有紧小肉洞的人类,但这对她来说真的不错,她对他们不会有任何的指望,但是被操的感觉还是好极了。真正她在乎的只有两个人,我们的首领和现在的厄嘉。他只有在完事后才会像首领那样温柔,但他事前他也会花一点时间来确定她没有问题。这一点使洁西卡感到兴奋。「或许我可以同时拥有他们,」洁西卡自言自语。她的伴侣不会介意分享她,她在想如果部落中的男人都教会他们的女人如何更好地性交,他们就不需要再操她那么多。她就能拥有她那和蔼温柔的首领,而且厄嘉也能支配她。这想法让她笑起来。洁西卡从睡袋上站起来,迅速走到屋外解决梳洗。雄性大脚野人对她身体的苛求比人类男性要少得多。他们没有人会抱怨她不化妆,或是她的腿长开始长出短毛,自从她像他们一样所有时间都赤裸身体后,她甚至无需为穿着而忧心。老实说,开始时洁西卡曾经认为他们很原始,但她开始明白到他们的生活方式十分自由,并且没有太多的规则。没有人会攀比谁的车更好,或是谁拥有更大的房子。真的,她所看到他们之间的竞争,只不过是谁能第一个享用她的嘴巴。她知道一定还有其他,但这就是她眼见所及生活。在这里的洁西卡每天都很快乐。回家的想法最近再没在洁西卡的脑里出现过,但在昨晚想起她的姐姐,令她有点想家。她是首领的伴侣,她当然相信,如果她想,首领会让她回家走走,但其他的族人就会抱怨,特别是伯嘉。他好像很喜欢投诉。但她想念卡路莲,而且她肯定人们会认为现在不幸的事已经发生在她身上。洁西卡不想她的姐姐作无谓的担心。洁西卡沉浸在思考中,她经不觉已经走到溪边。如果她有注意,她会发现她并不是独自一人。三个女人正在洗浴,但当洁西卡到来时,她们其中两个走开了。她们不想和她说话。她们还是不喜欢她——这个使他们的男人要求她们尝试新玩法的人类女人。其中一个女人,她比另外两个要矮小和更年轻,在她身旁徘徊,好奇地看着这陌生并且没有多少体毛的女人。「你好,」过了一会之后她说。洁西卡惊讶地跳起来。「噢,你好。」她回应,有点惊讶竟然有一个女人会和她说话。「我叫蓓达。」「好开心认识你,蓓达。我叫洁西卡,」她回应,并伸出手与那女人握手。蓓达只是困惑地看着,然后再看着洁西卡的脸。「所有人都认识你。你是首领新来的人类伴侣。你是那一个让我们的伴侣想我们去尝试之前从未做过的事的人。」洁西卡耸耸肩,「如果你们不喜欢那样做,我会感到抱歉,但我从未告诉他们要求你们做那些事。」「噢,我不介意。」蓓达微笑着说。「我喜欢新的事物。我甚至从未想过用嘴巴接纳的我伴侣,但当他将精液射进我的喉咙时,那真让人快乐。」「不错是吧」洁西卡开心地说。「你从哪里学到这些东西的蓓达想知道。洁西卡耸耸肩,继续洗浴。「大多数从色情品中学来,人类的女人在青春期就接触这些东西。「色情品」蓓达侧着头问。「那是你们一种机器」「不是,但你可以用一种机器看它。或是阅读它。我想。色情品就是……」她努力找出一种简单的方法来解释。「你记得昨天你和其他女人在首领的小屋外面看着伯嘉和其他人操我吗」蓓达点点头。「色情品就像那样。你看着别人性交,但它是被记录下来的。你也可以阅读它。有些人喜欢幻想他们在色情作品中看到或读到的东西。」「噢,」蓓达说,弄明白的她眼睛瞪得大大的。「就像我们看完你之后,伴侣要插入我的直肠和我交配。」「对,就是这样,」洁西卡回答,觉她们的这样的谈话有一点点可笑。她和卡路莲十来岁的时候,经常会有这样的讨论,和蓓达的谈话使她想起了她的姐姐。当然,现在这样已经是很不错了。「嘿,蓓达,你认识厄嘉吗」那女人对着她点点头。「认识,什么事,他对你很粗暴他总是那样。那是就是为什么没有女人愿和他交配。他总把那事弄得一团糟。」「说来听听」「有一次你和我交配,他告诉我,我必须乞求得到他允许才可以释放出来。」洁西卡皱着眉。「你的意思是高潮哇。」她想到这里,眼中闪烁的光芒。接受他的控制,甚至高潮也受到支配。真有趣的想法。在她提出其它的问题之前,蓓达走出了水面,她扭动自己的身体,让身长浓密的长毛变得干爽。「是时候让我的伴侣操我了,我会再与你见面的。」她挥挥手,往村庄的中心走回去。(待续)

标签